您現在正在瀏覽: 首頁 » 校園原創

校園原創:

三面緣

發佈日期: 2020-12-31    作者: 張文萱    閲讀:

列車“突突突突”地經過一個又一個站點,旅程中上上下下很多人,有“打工人”也有“研究僧”。旅者擦肩而過間,都會或多或少收穫一些、改變一些,然後背起行囊繼續前行。然而,在這趟列車上也總會有些人在不知不覺中將人生珠璣贈予你,從此因為她的出現,這段旅途變得格外敞亮,前行的過程中也變得更加勇敢和堅定。
  2019年3月24日,研究生複試後的一個週日,一封短信“嗡嗡嗡”地開啓了我和“老導”(老資格導師)李玉榕教授的這段故事。
  我從北方的一個四線小城區來到南方的這個城市。不遠不近,大概是動車票五六百塊錢,飛機飛個兩個多小時的距離。參加“夏令營”的時候學院老師帶着參觀實驗室,這是我遇到“老導”的第一次,想必她現在應該已經忘記?第一面,覺得這個女老師好高,揹着手聊天的時候又有點可愛!
  第二次再見到的時候就是研究生複試的現場了,現場一共8個老師,只有“老導”一個女老師。我一直很欽佩那些在公眾場合或者比較嚴謹的工作領域的女性,也立志想要成為一個這樣的角色,眼前的這一幕好像戳中了心裏的某個點。
  第三次見面是在辦公室的小隔間裏,面對着面,“老導”大概地向我介紹了實驗室的研究方向,表示是否真的感興趣,選擇權還是在自己。
  過了大概一兩天,事情基本塵埃落定了。這意味着,我和“老導”之間,必定不止這三面的故事。“老導”為人友好豁達,有着帶着魅力,平易近人的親切。我先入為主地認為,身為重點實驗室主任的“老導”是沒有太多精力理會學生的,但是進入實驗室之後的事實表明,她可以顧及到我們所有人。
  我想,可以成為教授的人一定人均一個最強大腦吧,能夠記得每個細節,操心到每一項進程,但也必定不止頭腦。偶然間我觀察到,“老導”有一個神奇的小本子,記錄了我們每個人的週報內容和科研進程,沒錯,每個人。
  “老導”為學,精益求精,不容馬虎,妥妥的細節控。讀研之前,我自詡是一個能把握住細節的人,現在想想,在跟從李老師學習的這一年多的時間裏,被指出的馬虎問題還真不少。“妹子,細心一點啊”,嘴上的一點點責備,轉變成一稿稿的修正,從ppt彙報的行間距基本格式到論文“的”“得”“地”和標點符號的使用規範,事無鉅細。同實驗室的同學也紛紛“吐槽”,“老導”的細心程度絕了,但正是這種對細節的一絲不苟,從不打馬虎眼的態度,堅定地把我們送上細節壘起的堅實階梯。
  如果不是上課安排或者出差任務,“老導”幾乎是最早到實驗室的,每當我想悄悄地溜到工位,小隔間裏的燒水聲已經證明了她勤勉一天的開始。我曾和幾個夥伴開玩笑,“老導”是不是一天到晚都在工作,雖然晚上不在實驗室“監工”,但是第二天一早我們就可以收到寫滿批註的論文修改版本,或者指出彙報中存在的問題和想法,這讓我更深刻的理解了什麼是真正的“慎獨”。
  為師,亦師亦母,春風化雨,恰如其分地引導。她是平和的。沒有盛氣凌人的架勢,沒有動輒訓人的説教,不管是在聽取課題進展、探討實驗結果、知道報銷事宜,還是在指導論文寫作的時候,她都會耐心地聆聽我們的想法後才提出思考和建議。“老導”總能恰如其分的評判我們的優點與不足。對於優點,不失時機地加以讚揚和鼓勵;對待不足,則採用和藹而不過於矜持的勸説方式,言語中毫無責備,而是語重心長的教誨。
  她是睿智的。司馬光曾言:經師易遇,人師難遇。同門師兄個性內斂,她設置講演彙報鍛鍊其談吐;我個性略偏張揚,也曾告誡我收斂鋒芒也未嘗不是一種好的社交方式。她在多元的視角與海納百川的胸懷裏,因材施教,揚長避短,從而使每個學生都能在一個自由的學術平台上發現自我,沒有因為自己的科研項目是什麼而要求學生做什麼,而是根據學生的興趣和特長為學生選題,進行學術指導。
  你若問我,讀研期間能遇到為人正派、治學嚴謹的導師是什麼體驗?我想説那是我的幸運。初出茅廬,為人、學術等各方面都還相對稚嫩,而一位對學術有所見地、對產業界不脱軌的引路人,是一份值得收藏的相遇。
  這段故事很長,或許還有很多的彎彎繞繞,又好像很短,過了年繞過畢業論文的彎,好像就看到了分別的岔口,無論長短,珍惜便好。
  (作者為電氣學院2019級研究生,曾獲新生入學一等獎學金、福州大學優秀學生幹部、“華為杯”第十七屆中國研究生數學建模競賽三等獎。)



作者:張文萱 (電氣學院)

原文見《福州大學報》第795期第4版(2020年12月30日編印)